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同事女友  »  我的玉儿
我的玉儿
星期二的晚上我的女朋友玉儿约我和她一起吃饭。我们在「大峡谷」快乐地享受了一顿二人烛光晚餐。

  「我的职位越来越高了,」她兴高采烈地说,「公司交给我很多重要的设计,而且,公司为我单独安排了一个设计室!」

  「哦,我为你感到高兴。」我说,「你不想自己当老板吗?你有这个能力,这是多数人的梦想,只要能实现这个梦想,什么都是对的。」「你是说为达到目的应该不择手段?」玉儿吃惊地看着我问。

  我笑了:「目的比手段重要,还有什么比最后结果更重要的?」她正要反驳,我握住了她的小手,笑着说:「我们点菜吧,好吗?」玉儿有时是个思想意识很倔强的女人,只要她认定的道理,她会和你抗争到底的,我不想破坏今晚快乐的气氛。

  我们点了一瓶上好的红酒,一盘牛蛙腿和一盘炸虾。它们的佐料都是以辣为主,我们辣得不停的唏嘘,看着对方的样子,不由开心地笑起来。

  「是一顿很有情调的晚餐,」她吻着我的手背说,「谢谢你。」「那,接下来我们做什么?」我问她。

  她想了一下,眼睛半眯着,手肘撑在桌上,手掌托着两腮。在柔和烛光下,她显得更迷人。

  「我想做的是——」她缓缓地说,「云荣,你在听吗?」「我当然在听。」

  「我想做的是买一瓶红酒。」

  「还有呢?」我笑起来,和玉儿在一起,我总是感到心情格外的轻松和愉快。

  「买一本时代周刊。」

  「然后呢?」

  「到我住的地方去,我们俩再舒舒服服地喝酒,看杂志,我可以让你先看。」她调皮地看着我笑着说。

  「我看不出有什么好反对的,」我一本正经地说,「走吧。」我们已经好久没有这样快乐地交谈了。今晚对我来说,真是个非常美丽的夜晚。

  我生日的时候她替我买了件浴袍,是奶油色的法兰绒。我把它放在她的住处以备不时之需。

  我们俩穿着浴袍,坐在沙发上愉快地喝着红酒,交谈着。

  凌晨一点的时候,我们把那瓶红酒居然喝完了。而「时代周刊」却没有看什么。我把杂志从她手中抢过来,扔到一旁,一边说:「好了,美丽的小公主,我们上床吧。」

  她温柔满足地看着我,点了点头。

  「今晚你真的是又可爱又体贴,」她说,「吃饭的时候,你居然还帮我剥虾壳,以前你绝对不会那么体贴的。」她突然眯着眼说,「云荣,你该不是做错了什么错事才对我好吧。」

  我咕哝了一声,「这就是我关心爱人所得的回报?放心,我没有做任何对不起你的事。」我在心里悄悄地安慰自己:我确实没有对不起你!即使我现在干的那些事情,也是为了能挣更多的钱,为了能和你以后生活的更好。

  「你发誓?」女人的感觉通常都是很灵敏。

  我笑着吻她,抱着她走到卧室。在床上,我们柔情地相互脱光对方的浴袍,然后紧紧地拥抱,亲吻。

  我们都陶醉在对方熟悉的体味中,相互用手和嘴在对方的全身上下爱抚着。

  最后,她把手和嘴停留在我的阴茎上,而我也把手和嘴停留在她幽密的花园上,我们自然地形成了69式。

  「哦……云,你的这个好象比原来更大了!」她爱抚着我的阴茎说。

  「是吗?」我说,「那是因为你的缘故吧!因为你今晚非常的美丽可爱,就连你的小妹妹也是这样的漂亮。」我的舌头开始在她的阴唇上舔动。

  她「扑哧」一笑,娇声说:「你真坏!」但跟着她也温柔地把我的阴茎包裹在嘴中。

  我们俩相互为对方快乐地进行着口交,我的舌头不但舔遍了她可爱的阴户,而且还舔了她娇美的肛门,然后才伸进了阴道里搅拌。她也同样回敬着我,把我的阴囊和肛门也都舔了一遍,才又把我的阴茎含着吞吐。

  当我们都觉得忍无可忍时,我们调换了体位。今天她的兴致特别好,她主动要求在上面干我,她娇媚地看着我,把我的阴茎扶着对准她的阴道,然后坐下来。

  当她的阴户全部吞没我的阴茎时,她发出了令人心神俱醉的呻吟。她把上身伏下来,亲吻着我的眼睛、鼻子、嘴巴,她的嘴唇像火一样烫,她一边亲一边梦呓似地轻轻叫着:「爱人,你是我的爱人,我的情郎……」她的下体温柔地扭动起伏着。

  我陶醉在这如幻如梦的境界里,我双手也回报地在她光洁的背上爱抚着,我的阴茎更坚硬地向上挺入在她的温暖的阴道中。

  我们俩在这个静谧的夜晚,相互爱恋,相互拥有……和玉儿一起作爱完全不同于和那些有钱的贵妇们作爱,这种感觉是心灵和肉体的最深的交流,我们可以听到彼此身体里血管里血液流动的声音,可以感受到彼此心跳的节奏。

  这是人世间最伟大的感觉,爱情和肉欲最完美的结合……不知什么时候天亮了,我轻轻从床上爬起来,穿上浴袍,到厨房准备早餐。

  我的心情非常好,昨晚和玉儿如梦般的欢爱,仍不断闪现在我眼前。

  我弄好了煎蛋,牛奶和咖啡,把它们整整齐齐地摆在桌上,然后准备给她来个惊喜。在我和她的交往中,这是我第一次做早餐。

  当我走进卧室时,却发现她睁着美丽的大眼睛微笑地看着我。

  「懒虫,」我说,「原来你老早就醒了,却不起来帮我忙?」她娇懒地伸了个懒腰,笑着说:「我可不忍心打扰你少有的举动!我应该好好享用不是吗?」

  她起来,裹着浴巾进了浴室,出来时满面红光,充满朝气。我帮她拉椅子,并按摩她颈背,她伸手把我拉过去靠在她身上。

  「哈泊特是谁?」我问她。

  「谁?」

  「哈泊特,昨晚正高潮的时候,我听见你一直在呻吟:哈泊特……噢……哈泊特……」

  「去你的,」她说,「你明知我从来没有对你不忠过!」「哈泊特是古希腊神话里的一个英俊王子,你把我当成他了吧?」我笑着说,「可惜我不像他那样是王子,那样富有!」

  「我从没要求你富有,我只在乎你的人!」玉儿漂亮的大眼睛盯着我说。

  「但是,」我说,「富有毕竟是所有人的梦想。」我到浴室冲了个澡,用电动刀剃净胡须。看者镜子里的我,我自语地说:

  「你很棒!你会富有的!」

  【完】